• 孟广美坦承被前男友骗的经历 曝与丈夫定情经过
    发布日期:2019-05-20 00:35   来源:未知   阅读:

  美国芝加哥:19岁准妈妈惨遭“谋杀夺子” 东方新闻 20190518 高清版

  记者曾经采访过一名目前当红九人男团里的私生饭,其实很多私生饭并不似大众想象中一般不堪,反而大多经济条件和家境都非常良好,私生偶像的原因除了过于狂热的爱之外,还有一种窥私欲的快感。“能看到明星惊慌失措,不为人知的脆弱一面”。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这话用来形容孟广美(微博),再适合不过了。人生走到一半了,却遇上极品骗子,卷走她毕生积蓄,人财两失输得干干净净。别人以为她该要一败涂地了,她却相隔一年多高调结婚了,对象是内地低调的房地产商。“我常常在想,我们两个加起来都快一百岁了,什么事情会没有遇过,当感情发生了,当那个情境环绕你的时候,你会感觉到,OK,这个男人是真的,他不是跟你开玩笑。”

  在孟广美44岁的人生里,老天没少跟她开玩笑,幸好每一次都能“大难不死”。要不是那场病得死去活来的疑似猪流感,她不会确定眼前的男人是值得托付的港湾;要不是亲眼见到前未婚夫预备潜逃的书信,www.6831.com!她不会看清深爱四年的男人真面目;要不是曾经遇上坠机这样的破事,她不会由心感激安坐家中是多么的美好。再强悍的女人也不是铜墙铁壁,一次次死里逃生,不是因为孟广美运气好,而是因为她求生意志够坚定。不死,便狠狠爱——这大概就是那把为她打开幸福之门的钥匙。

  “他说,‘我要娶你,我没有办法去证明我有多爱你,我可以给你一个承诺,就是我愿意娶你,我要娶你回家’,我那个时候吓了一大跳,他连我的手都还没牵过。我心想,这人要不是疯狂地爱着我,就是他真的疯了。”

  初次见面并没有多浪漫,一个普通的工作日,孟广美一如既往累得半死,但碍于朋友情面推脱不掉聚会,她拖着晕头转向的身体到了朋友的包厢,心想就呆个十分钟就走人。除了邀约的那个朋友,其他人孟广美一个都不认识,正当她无聊地点唱KTV时,有个叫吉增和的男士邀她玩游戏。“第一眼的感觉是他很Man,很有大哥范儿,其实他也无聊,就一起划拳打发时间。”男人总找些小伎俩接近心仪的女性,孟广美睁着大大的眼睛笃定地说,但对于累了一天的她,当时只想快点离开嘈杂的环境,舒舒服服躺在家中的大床上。走的时候,她没留下电话号码,隔天起床再没想起过那张很有绅士风度的脸。

  再次见面是在三四个月后,孟广美受邀为一个商场活动担任主持,抱着工作的心情拿钱走人,可没料到活动的主办方,就是数月前邂逅的吉增和。“因为是工作,所以也没多交流,相互留了联系方式,活动完了就直接走了。”一两个星期过去了,在孟广美快把吉增和忘掉的时候,她收到了他的短信希望一起吃个饭。“当时我重感冒躺在家里的大床上,从来没有试过这么难受,当时正是2009年猪流感盛行的时候,我担心自己中招了,就在家自我隔离。”在家病了好几天没人送温暖,突然有人关心,孟广美却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三天的时间他们发了几百条短信,手机那一头的吉增和成了她无形的依靠。“那个时候我跟他前后才见过两次面而已,但是却能从他的字里行间看到他的紧张。到最后病得太严重,没办法就打电话向朋友求救,那个答应陪我看医生的朋友,让我从早上等到中午一点,然后又改成两点半,三点,最后又跟我说延后成四点,吉增和见问了我几次都没出门,他就说‘我带你去看医生吧。’”

  被朋友笑是趁机献媚的窝心举动,对于病到快晕厥的孟广美是种尴尬,她全副武装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又是围巾帽子又是口罩,还专门带多了一个口罩给吉增和。“他说不用,我当时很感动。因为自己一个人在北京,没有亲人,唯一的几个朋友自己在外面玩乐,感觉就像是英雄降临了,我觉得也是因为这件事情,让我觉得有个港湾在那里,特别温暖。”一米七几的个头,孟广美内外兼是“牛高马大”,她笑说朋友们都管她叫铁人,日子久了也习惯自己是铜墙铁壁,从来都把自己照顾得好好的,渐渐被视作不需要保护的对象。“你只有在生病的时候才感觉到你的虚弱,我没有因为他的关心,而笃定他就是我命中注定的人,但我才发现其实有人呵护你是件很棒的事情。”一周之后他们第一次所谓的浪漫烛光晚餐,孟广美形容那次是两个笔友的见面,“我虽然不是知名度很高,但是我在这个圈混了十几年,他老人家居然不知道我是谁,孟广美对他来说完全是零,我觉得这样就更有趣,因为我也不认识他,他也不认识我,我们两个是从空白开始。”

  是的,幸福就这样不动声色的降临了。孟广美自己都还没反应过来,“他没有刻意地安排求婚的过程,他连我的手都还没牵过,就说‘我要娶你,我没有办法去证明我有多爱你,我可以给你一个承诺,就是我愿意娶你,我要娶你回家’。我那个时候吓了一大跳,心想只有两种极端的可能性,一个就是疯狂的爱上你,还有一个就是这个人真的疯了。”孟广美笑着说,她的人生计划里没有结婚这一项,谈了二十多年的恋爱,总共结交过七任男友,从来不逼婚,可这个认识不久的男人,却乐呵呵带着她去见家人朋友,害羞地介绍“这是我的女朋友”,让所有人都意外到难以置信。

  老爷子当年是个规范的富二代。作为香港船王许爱周的幼子,许世勋从小便吃穿不愁。不过与许多花花公子不同,许世勋并没有因“生在结尾”而只管贪图享乐。接手宗族生意后,他凭仗自己独特的商业眼光将宗族生意做得红红火火。

  就在这时,流言蜚语来了。一个富商要娶一个女艺人,有人告诉吉增和,这个女人曾被骗全副身家,她看上的可能是你的钱。“他从不隐瞒,什么都告诉我,他跟朋友说如果我邪恶,那该是我去骗人家,而不是被骗。为什么我们那么简单的相爱,就要受到那么多的攻击和非议?”正是以前那些朝她背后插刀的人,让她愿意相信眼前的人能陪她走到终老,也让她感受到这个人对她的坚定和包容,还有什么好怀疑的呢?孟广美笑了笑,两个加起来一百岁的人,该好好珍惜往后不多的时光。

  “每天晚上都嚎啕大哭,哭倒在地上,天哪,怎么会是这样子,我的未婚夫干了这样的事情,每天都有很多的投资人电话‘追杀’我,真的很苦很苦,但是我知道,明天一定可以更好,我一定可以熬过去。”

  在吉增和面前,孟广美是透明的,2008年被意大利男友骗钱的经历,是她在他们第一次约会上的一个“重要话题”。孟广美用说故事的语气,告诉吉增和,自己亲手将涉嫌诈骗的未婚夫反绑在他们的家里。“当天我发现他(前男友)留下来的信,知道他准备带上钱潜逃,我把那些玩具手铐,绳子,刀都准备好了,半夜把保姆叫醒,叫她帮我一起把他绑起来……我在陈述这些事情的时候,他(吉增和)差不多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input type=text class=fn-share-input id=link3 value=

  可尽管孟广美报了警,抓到了人,还送上法庭,但是最后高智商的转换渠道和天衣无缝的掩饰,前男友居然被无罪释放了!孟广美的世界一刻就崩塌了,没钱,没工作,连朋友的信任都没了。相爱四年,一度以为是自己的终生伴侣,父亲过世之前,前男友对着癌症末期的孟爸爸许诺会照顾她一生一世,可如今竟成了陌生人。“我觉得这不是认不认命的问题,在那样的情况下,最好的办法就是让我在最短的时间内振奋起来,他带走的只是一些钱而已,他留下的是一个很大的伤害,如果我还在惦记着哪些钱,那么伤害永远不会消失,就让这些钱、这个人从我生命中消失好了。”孟广美把香港的房子卖了,租的房子退了,在最短的时间里搬到北京,重新开始工作。

  三部电影、两部电视剧,夜以继日的工作,让自己忙到没有时间思考。“其他的投资人看到我这么果断的行为,也都果断地认为孟广美你一定是同谋,那个时候我简直是腹背受敌。我完全是那种每天晚上都嚎啕大哭,哭倒在地上。”前男友就这样凭空消失了,找不到他的人都将矛头对准孟广美,她手机号邮箱一个都没有换,还成了大家的出气筒和心理咨询师。工作上的伙伴及好朋友都没发现她的异样,“他们就会说孟广美你整个表情,你怎么就不像一个受过重创的人,但我在晚上一个人趴在地上哭的时候没有人看见,那个时候真的很苦很苦,但我知道,明天一定可以更好,我一定可以熬过去。”

  幸福也好,苦难也罢,该来的孟广美统统不躲,仅用了八个月的时间,就重生过来,带着家人去泰国度假,坐廉价的航班,住便宜的旅馆,享受一样的海水阳光,无价的天伦之乐,孟广美的字典里,没有放弃这两个字。“你可以选择扛得住,也可以选择扛不住,因为我觉得女人的韧性跟耐心,再加上爱,其实女人对家的力量是很伟大的,那个是有无穷的潜力,平常你可能不知道,但是当你在遇到危难的时候,我觉得有时候女人比男人坚强多了。”

  “我觉得自己是个很阿Q的人,我在水里面的时候一边哭一边笑,那个哭是因为我害怕,我很恐惧,那个笑是因为,孟广美,你怎么都遇到这种事情呢?”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孟广美无所畏惧的个性,人生也总爱跟她开些惊心动魄的玩笑。最“光辉”的一笔,还要数她在2006年遭遇直升机意外,直升机掉入海里,差一点被淹死。孟广美清晰记得,当时他们乘坐一架安全系数较高的双引擎直升机,她一上机就开始昏睡。“一醒来就看到红灯乱闪,然后飞机就开始直线下降,我(前)未婚夫有个糟糕的习惯,他连安全带都没有系,我记得我当下还转身跟他说赶快系安全带,然后我就趴下来找救生衣。”飞机正好掉在海上,可祸不单行,安全气囊也破掉了,飞机就开始往下沉。“当飞机开始呈45°下沉的时候,我们开始穿救生衣,但是不知道怎么穿;那个时候你只能向上逃,可是逃生门又打不开。”孟广美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愣是连推带撞将门给打开,戴着她的太阳眼镜、小草帽和手提袋直接跳到了水里。

  “我觉得自己是个很阿Q的人,我在水里面的时候一边哭一边笑,那个哭是因为我害怕,我很恐惧;那个笑是因为,孟广美,你怎么都遇到这种事情呢?就觉得自己很好笑。我看到我的护照在海里面漂,就奋不顾身的去救我的护照,因为你护照掉了,被任何人救起来你都会是一个偷渡客。我的救生衣没有充气所以我浮不起来,我只剩下鼻子跟眼睛露在水面,救起来的时候我手里还紧紧拽着护照。”

  不过比起直升机迫降落海,她更恐惧的是,在澳洲采访时曾经被鳄鱼攻击,倒在它身上,“那条鳄鱼从来都是一动都不动的,我一过去,它就扫尾,然后我就腾空而起,摔在它身上,吓死了,那种瞬间的恐惧比我掉飞机还恐怖。”孟广美对一切历历在目,鳄鱼回头企图攻击她,可因为它实在太巨大了,转不过身,咬了一口但咬不到她。“我们去之前它的主人还在给它喂鸡,它嘴一合整只鸡就不见了,然后我们都觉得好神奇,心想被它咬到会怎样怎样,它主人还爬到它背上帮它洗澡。我心里就在想,哇塞,太猛了吧。”

  演出结束后,习和上台同演职人员握手,并同大家合影留念,祝贺演出取得成功。

  年轻的时候,她总爱往外面跑,深怕看不够这个世界,她什么都不怕。如果不是因为曾经这样无所畏惧,如今她又怎能安坐家中,珍惜来之不易的幸福?每一次都死里逃生,再完美上映绝地大反击,她是怎样做到?“我相信当你遇到事情的事情,你要坚强起来就能坚强起来,你可以做选择,你要哭天抢地,你一蹶不振,那个后果就是你连东山再起的机会都没有,你一辈子就完蛋了。你愿意一辈子完蛋吗?如果你不愿意你另外一个选择就是让自己好起来,振作起来!”她真是一秒变心理医生,午夜梦回哭到半死,又有什么所谓?活着是为了看到明天的阳光,我还要再补补妆。

  很多人都曾经很勇敢,但激情和勇气都是经不起消耗的限量商品,四十岁的中年人要比四岁的孩童怕死得多。可是孟广美就偏偏是个例外,不论是她的笑容,还是她的声线,都还是一个大女孩的样子。采访是在一个周五的午后,她在家中欢乐跟我电话聊天的同时,还不时电话遥控家具公司送来新家的装饰品。我们从她家中设宴,聊到她的己任前男友,最后落在生儿育女的话题上。孟广美说年纪大了,想过要人工受孕,但是靠药物一次排出五个卵子,对女性身体损伤太大,老公吉增和不舍得让她吃这样的苦头,所以两人一致决定用自然的方式再努力看看。这段幸福到睡着也能笑醒的婚姻,她适应起来也很不容易,从来是她当“没有脚的小鸟”,如今找到栖息的枝头。“孟广美不可能小鸟依人吧?”我问,她大笑起来,“大鸟依人!”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