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子被拐28年 儿子长大帮母回家
    发布日期:2019-05-23 22:22   来源:未知   阅读:

  28年前,19岁的黄小娟抱着美好的希望去找工作,却怎么也没想会被“困”在一个小村庄28年,直到儿子长大成人,在儿子的联络下,才被亲人知晓踪迹。

  说起黄战娃,灞桥区兴义庄村的人都知道他的大女儿黄小娟“丢”了,多年没有音讯。可最近一周,73岁的黄战娃的心情可谓跌宕起伏,因为寻了28年的女儿突然托人来寻亲了。

  “6月30日,附近的智慧岛幼儿园保安李师傅来家里,说网上有个小伙子通过他们园长打听我儿子,看人还住在这里没。”黄战娃说,对方说了地名,说了儿子的名字,他们就要了对方的电话,打过去之后,小伙子说他27岁,姓周,在北京打工,是替在江苏连云港的妈妈寻找亲人。小伙子还发来自己的照片,“我当时一看就觉得这娃的脸型长得像我闺女。”黄战娃说。他们赶紧向小伙子要了电话,打过电话后,又用手机视频通话,“没错,就是我娃。”黄战娃说。

  黄战娃的二女儿黄巧娟说,当时视频的时候姐姐在电话那头哭,他们一家人在电话这头哭。“这么多年才得知姐姐当年是被拐卖了。”挂了电话,一家人就商量着去接黄小娟回家。

  第二天,黄巧娟和哥哥及亲朋五人一行上了路。黄小娟被拐卖的地方是在连云港东海县青湖镇的一个小村子里,距离西安一千多公里,“一路上走走停停,到7月2日凌晨4点终于找到了姐姐家,姐姐的公婆已经不在世了,姐姐的丈夫和儿子在北京打工,在家里还见到了姐姐的女儿。”黄巧娟说,接姐姐的过程一切都很顺利,往回走的路上,她带姐姐去了海边,“离她家70公里外就是大海,可姐姐都不知道”,这让她觉得心疼。

  7月4日晚7时,黄小娟终于回到了她日思夜想的家。尽管家乡早已变了样貌,原来的土房土路也变成了水泥路砖瓦房,但父母的牵挂始终不变——黄战娃一见到女儿,眼泪就开始忍不住往下流。村里人知道这个消息,都替黄战娃高兴,村民冯师傅高兴地说:“这是大喜事啊。”智慧岛幼儿园的陈园长告诉华商报记者,他们接回女儿,一家人还专程来园里道了谢。

  昨日上午,华商报记者来到黄战娃家,香港九龙官方网站现场直播一家人还沉浸在找到女儿的喜悦中激动不已,黄小娟的妈妈不时拉起女儿的手握了又握。尽管如此,一家人三句话说不完就开始抹眼泪。

  黄战娃回忆说,女儿失踪的时候19岁,那会儿除了报警,只要哪里有信就去寻,西安周边找遍了。上世纪90年代初期,他一出去找娃就是几个月,走到哪里就租房子住下来,附近的人都知道他的娃失踪了,今天这个说个线索,明天那个说个线索,好心人很多,可就是寻不见娃。

  黄战娃说着就哽咽起来,他说最怕的就是逢年过节,因为别人孩子都回来了,“只有我们家,团圆不了。找了很多年,找得我都没心劲了,多少次想娃还活着没,看电视就不敢看寻亲的栏目,一看保准哭。”听着父亲说着这些,一旁的黄小娟不停地抹着眼泪。

  说起当年被拐,黄小娟记忆犹新。1989年农历九月二十三,她独自从家出发,到西安市碑林区人才市场找工作,“遇到一对男女,说可以给我介绍工作,工资高还不辛苦。”涉世未深的黄小娟就这样跟着他们,也不记得坐了多久的车,去的地方名字都不知道,只知道到了一个村子里,说的话和西安的话有很大差异,可让她没想到的是,这一去就是28年。

  关于被拐卖后的生活,黄小娟只说,刚开始她想回家,可人生地不熟,哪里也去不了,连着两年,生了两个孩子,有了牵绊,但她也没有放弃回家的念头,曾多次跟丈夫提过,能否回家看看父母,但得到的回答总是“等家里条件好了,经济允许了,就让你回去”。前几年,她跟着丈夫儿子去过北京,再哪里也没去过,甚至家周围她都没去过,衣服都是夫家的人从镇上买回来的,平时她就跟着丈夫种地,家里给的钱很少。

  1984年,岳代明出生在云南文山州广南县莲城镇董那孟乡沙湾村一个普通的家庭。3年后,家里又添了妹妹岳代情。岳代明的爸爸岳万才是个老实人,平时务农,有空就出去给人家做做零工。妈妈郑继莲从邻村嫁给岳万才,一家人日子清贫但幸福。

  如今,黄小娟的儿子27岁了,在北京打工,女儿也26岁了,是两个孩子的母亲。黄小娟说,丈夫没有残疾,买老婆就是那个地方太穷。不过现在好多了,家里也盖了二层小楼房。两个外孙出生后,她负责照看孩子,日子似乎也不那么难过了。

  在整个采访过程中,黄小娟不善言谈,问两句说一句,话也很简短,说话间时不时抹去溢出的眼泪,问她有没有逃跑、有没有受过欺辱,黄小娟说,她没有逃跑,也无处可跑,哪里都找不到。好在夫家的人对她还不错,从来没有打骂过。黄小娟自己的事情不愿过多提及,倒是说了她所在村子其他被买来的媳妇的境况:有一个女孩跑了,半路上被抓回来,打成了精神病……

  (住)35楼,经常发生高楼火灾,是有点心惊肉跳的。家里有老有小,我身体还可以,那我妻子脚就没有那么方便,小的只有三、五岁,那也不方便,www.432299.com住35楼万一碰到什么事情,下来很困难。

  昨日,华商报记者电联了黄小娟的儿子小周,小周说,他很小的时候妈妈总给他讲家乡的事,但对于妈妈的情况知道得并不清楚。关于父母的关系,小周说表面看上去挺好的,实际如何,妈妈不说他也能看出一些。妈妈想家,他有责任帮助达成。

  在夫家当了28年的黑户,如今黄小娟回来了,第一件事情就是要办二代身份证,“这样去哪里也方便。”黄小娟说,她回来了就不再走了,还想把儿子女儿都接来…… 华商报记者 苗巧颖 摄影 黄利健

  十二艺节·舞台鉴赏课 话剧《追梦云天》:致敬航空英雄 午间30分 20190520 高清版

  “他说,‘我要娶你,我没有办法去证明我有多爱你,我可以给你一个承诺,就是我愿意娶你,我要娶你回家’,我那个时候吓了一大跳,他连我的手都还没牵过。我心想,这人要不是疯狂地爱着我,就是他真的疯了。”

  无论这个团聚多么令人激动,不断泛红的眼框、不断溢出的眼泪,都难掩众人28年来的煎熬。

  28年,一万多个日夜的忧心惦念,折磨着父母苍老,哪怕在他们有生之年终于见到了女儿,可那份对女儿的牵挂、担忧,以及对女儿不知身在何处、生死未知的恐惧,此生都心有余悸;28年,同样折磨着黄小娟,从年少青春到年近半百,多年来她少言慎行,才得以回家团圆,那份对家乡、对父母、对自由的魂牵梦萦,任何人都不可能感同身受,那个曾经意气出门、满怀打拼梦想的姑娘,在被人贩子拐骗的路上一去不返。

  都说时间是最好的疗伤剂,可在28年的时间长河中,那些罪恶只会越发的深重。惟愿天下无拐!苗巧颖

Power by DedeCms